优化技术-博客吧

·河南5地要建机场 专家:有利于打造国际物流大枢纽

公主显然是不能完全明白凌巴话中的意思,不过还是很感动,点点头说道: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凌巴凑过去看了看他的身体状况,脉搏心律都不会太糟糕,还好自己会一些应急的救助措施,这次来,可没有带什么军医之类的,他只能够自己动手,将这人的生机用特殊手法延续下去。

不过很快大家就知道,那可不是什么“尸体”,人还没死呢,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那震耳欲聋的大嗓门:“呀呀呀,俺不服,你耍诈,俺不服,俺要重来……”

“看着我的眼睛说实话……”凌巴瞪着典韦说道。

曹操笑着一拱手道:“凌兄真乃是天助之人,竟然还是将这丑汉得住了。”

对典韦来说,输了就是输了,他对于能够“战胜”自己的凌巴,还是服气了的,只是,弄不明白自己怎么输的,心里总有点怪怪的感觉,典韦无法形容,这是一种叫做不甘的感觉,但是他每次要问凌巴,凌巴又总是含糊其辞的接过去,使他心里疑惑更深,对于不给他答案的凌巴,心里就有几分气,说白了就像是小孩子耍脾气一样。

凌巴真是觉得憋屈啊,不过就是来救一下公主嘛,有至于把人玩死里整吗?

本来和典韦就已经有了一次渡河的经历了,可是那个时候自己还有着较充沛的体力,而且身上还没有累赘――虽然一路带着典韦,好歹典韦会点儿狗爬式,这公主可就是像个死人一样呆在了自己怀里面不动了,而自己现在的状况,“易筋经”的时限也已经到了,自己本来充气球一般的身体,又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子瘪了下去,恢复到了原来的水平,力气更是有所不如。

……

此时的凌巴,在水中却也不是那么好受的,他当然会游泳,而且技术还不错,这样的水不管是流速还是深浅来说,对他都不会是什么挑战,但是,但是,问题是现在这水温,原本现在的季节,这里是北半球,早就算是冬季了,这样寒冷的时节,再加上是在洛阳这个地方,河南可是处于秦岭-淮河一线以北,也就是地理上所说冬季零摄氏度等温线以北,那么自然也是会下雪的,虽然现在的天气还没有到那种程度,可也不会强到了那里去,所以水温是很“撩人”的,更加上了这还是地下水,流动性更大,而地下阴暗潮湿的环境,这种情况下,这水能够温暖得到哪里去?

这一看之下也不得了了,“啊,看到了、我也看到了……”